Thursday, June 18, 2009

联合政府若稳定政局,我才欢迎

我要纠正《马来西亚前锋报》的标题所指,该报是在断章取义我的谈话,我没说支持联合政府的建议。
我当时所说的是,如果联合政府是让任何一个朝野政党之间合作,共同稳定政局及拼经济,我会欢迎,而在民主的国家下,我对这成果乐观其成。
但我所看到的,只是单一种族和单一宗教的结合,这对国家最大财富─多元种族及文化是不利的,这是不能认同的。
我在国会下议院,有机会与回教党署理主席纳沙鲁丁碰头,我曾问他有关联合政府的建议。
他告诉我,所谓的联合政府之谈,只是初步阶段,並强调若真要组成联合政府,就必须与民联一起,而不是单一的回教党。
我始终认为,要与民联所有政党共组政府的机会是非常渺茫的,其可能性近乎零,毕竟,在一个倡议民主的国度,反对党的存在,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必要性,全是执政党,没有代表性的反对党,对国家发展与进步也不利。
我必须澄清,是因为该报所写的,並不是我讲话的全部,我並非要控制新闻,也不干涉新闻,但至少也该对我公道些,不应选择报导我的谈话。
对于该媒体如此具想像力,实在令我啼笑皆非,所幸我有现场录影为佐证,证明该报只是断章取义,否则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video

4 comments:

lee said...

您好。我毕业于大学预科班(matriculation)。我得到了4.0,英文科也得A.课外活动方面得 86分。在 MUET 考试中也得到了BAND 4,而且在 SPM 中得到10 A1。但是, 今天大学录取名单放榜,我竟然得到第八个选择(UKM 物理治疗),也就是最后的选择。我也有申请医科,药剂,但都落空。我并不是一定要得第一选择,也不是说物理治疗不好,但以我的成绩,就算不能得到第一选择,应该也可以得到第二,第三或第四选择吧?我的一些朋友的课外活动分数比我低都可以得到医学系,但为什么我却落榜?我实在感到不解,希望魏家祥博士您能帮到我。谢谢。

Low C. W. said...

I happened to read lastsaturday The Utusan, I noticed one article (full page) mentioning the current hot topic being narrated by local chinese newspaper. Three topics beingmentioned, only one topic that i would like to highlight(1) Most chinese blamed the govenrnment do not threat fairly to Chinese educational system specially the private school, their commments was that "the local chinese nvr appreciate the freedom given to sustain of chinese school which is most "open/linear" if compare to nearby country".
I think MCA particularly need to put more effort to counter this type of "allegation" and make the none chinese understand that chinese education is nvr a treat to country unity and those attended the chinese school are infact contribute significantly to country development.

Wee Ka Siong 魏家祥 said...

Lee,

Please contact mca youth to seek for more information.

Thanks.

KDPM LPBS Amb. Dis. 2005 said...

尊敬的拿督魏家祥博士,

您好。首先,向您致以万二分歉意,在职培训教师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唯有采用部落留言的管道向YB反应我们的情况。

再一次,在教育政策下,不得不以六百块津贴维持了三年半的在职培训课程(原定三年的课程在种种因素下被逼拖延半年)的在职培训教师,在毕业在即的今天,面对了另一个问题——未收到我们的surat perlantikan。

前几天,人力资源部官员到各学院进行了Taklimat Perkhidmatan并分发surat perlantikan,各院校KPLI j-QAF的学员都已领取了有关信件,唯独KDPM LPBS的学员未获得。有关官员在各学院给了学员们不同的解说,有的说未打印,有的则说可能放在另一个箱子,忘了带,并要我们隔天电话联络。

第二天,学员代表拨电询问时,负责KDPM LPBS信件处理的官员Pn. Haslina表示未收到学员的资料,因而未能处理相关信件。根据各学院HEP的回应,他们已将有关资料呈交。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再一次引起学员的忧心。通话中,Pn. Haslina提及KDPM LPBS学员的Tarikh Perlantikan将有別于KPLI j-QAF的学员,这引起我们的另一个困惑,我们同一时间参与KISSM课程,据理,Tarikh Perlantikan该是一样的,现在信件未收到,我们该以什么身份回学校?

有关官员要我们先照常回学校,信件随后补上,这样的方式行得通吗?若大家照常回校,后收到的surat perlantikan是一个月后的日期,那就表示我们期间是完全没有薪水的。撇开薪金问题,更重要的是,那期间我们GST身份是不受教育部承认的,若不幸其间发生了意外事故,相关责任该向谁追究,哪一方愿意承担?

之前的无薪事件,课程拖延事件,种种待遇被剥削的经历,导致学员们心生恐慌。今天,眼见其他学员已获得surat perlantikan,心中难免着急,尤其不清楚问题的所在,盼YB能理解在职培训教师迫切的心。

另外,有关我们是否可获得P1T4,在当天的Taklimat,我们询问了有关官员,官员说YB能为我们争取。只要YB与SPP协调,我们是能够取得T1P4的薪金的。关于此,全体在职培训教师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望于YB您了。您为我们作出的努力,我们於此先致以万二分的感激!

最后,在此希望YB能给予指教,我们该如何处理未获得surat perlantikan事件,顺利以P1T4成为正式教师?

您的付出,在职培训教师铭记在心。再次向您致以无限的感激!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