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拉近東西馬的鴻溝

每年8月31日及9月16日是國家的重要紀念日,一個是馬來亞獨立日,一個是大馬成立日。然而,多年來都出現“一個大馬、兩種心情”的矛盾局面,東西馬人民一直都在爭辯不休:到底哪一個才是舉國歡慶及屬于全體大馬人的紀念日?今年是國家獨立50周年,西馬人熱烈歡慶國慶日,巫統、馬華及國大黨代表本邦3大種族,肯定要大事慶祝,以紀念3個政黨在爭取獨立過程中的貢獻。回顧當年英殖民地時代,在英國人長期實行“分而治之”的政策下,種族分化現象非常普遍,各族缺乏互動,後來東姑阿都拉曼、敦陳禎錄及敦善班丹分別成立政黨,爭取本身族群利益。但3個政黨成立初期,還是各自為政,對英殖民政府個別提出族群訴求。當時,英殖民政府不看好三族能夠團結一致,就設下國家獨立的先決條件,即3族必須分享政權,豈料三族領袖卻在幾年內成功整合力量,互相協商,達成共識,奠下立國之本──社會契約及聯邦憲法!因此,西馬人非常執于上述的重要歷史,也造成今日種族性政黨依舊及各族磋商治國的基礎。然而,在東馬人的刻板印象中,831國慶日僅屬西馬人的節日,因為翻開馬來亞獨立史,幾乎只談到3大種族合作的重要性。東馬人對“我國三大種族”的說法分外敏感,反應也很大,認為有歧視東馬其他族群之嫌!長久以來,東馬人最避忌的是政府部門在任何申請表格的種族一欄中,只供4種分類,即華、巫、印及其他族群。若把所有的東馬人都歸納為“其他”族群,除了不尊重卡達山、達雅、依班等族群外,東馬人更將它視為“大西馬主義”的體現,對國民交融,尤其是東西馬人民的整合,根本是弊多于利!916剛過去,東馬人盼望西馬人熱烈歡慶馬來西亞成立日,但西馬人對916缺乏一份激情,畢竟831國家獨立象征解放,意義非凡;而東馬人對916卻有不同的情懷,認為916才是馬來西亞的誕生,絕不比831國慶的重要性來得低。自大馬成立至今,西馬人都對砂沙兩州移民廳不允許西馬人在東馬工作而耿耿于懷,更對大馬政府實施“一國兩制”感到費解,就連立國44年後的今天,西馬人到東馬都必須使用身分證才能通關。這是聯邦憲法“20條款”允許砂沙擁有一定的自主權,但許多新一代人卻不理解。事過境遷,“20條款”還在保護砂沙主權,很多新生代開始提出一個問號︰東馬人難道還對西馬人感到不安,或覺得前途受到威脅嗎?這是值得深思及弔詭的問題。我認為中央政府在致力拉近東西馬鴻溝之際,除了大量撥款提升砂沙兩州的基本設施,東西馬人對國家的認同、思想差距意識形態也應該適度的糾正。最明顯的例子是:東馬人對歷史教科書提及“916是砂拉越及沙巴加入馬來西亞的重要日子”特別反感,認為西馬人瞧不起東馬人。在他們的眼中,1963年9月16日是馬來亞11州與砂沙兩州合組馬來西亞,並沒有所謂誰加入誰的問題!因此,歷史教科書內容裡的遣詞用字必須謹慎!我完全理解東馬人對大馬成立的真實歷史被蒙蔽和模糊化的感受,我也贊同應還原歷史真相,無須矮化東馬兩州。但願東西馬人能夠將心的距離拉近,共同以馬來西亞為傲!

1 comment:

yellowgreen said...

昨天,我才和一位來自東馬的朋友聊天,談及東,西馬華人在受到政府部門對待上的差異。他告訴我,直至今天如果他以華文書寫地址,信件仍舊可以寄到砂拉越老家,華社的聲音普遍上受到州政府的尊重。禁止馬來半島人民自由進出東馬也在一定程度上維持著各種族的比率。我想一個政策的實行有其利,也有其弊,端乎我們從什麽角度去看。916對東馬的人民來説,不僅僅是當家做主那麽簡單,更是紀念馬來亞,沙巴,砂拉越,新加坡成立一個新的國家的日子。如果執政當局希望東西馬人民能更加團結,就不能否認,更不能忽略這個日子。更得緊記土著不知是指馬來族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