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5, 2008

魏家祥将赴各州教局学校收集师资不足数据



(吉隆坡2日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透露,州教育局和学校提供的师资不足的数据有出入,所以他会在近日内到各州属的教育局和学校领取数据,然后平均分配师资,及早解决师资问题。

他认为教育局从前的作风是因为教育部所得到的“师资不足”的数据是来自州教育局的资料,州属教育局和该州内学校的数据有出入,一所学校缺乏教师并不代表一个州属的师资不足够。
他说,之前教育部的作风是只查看州属的“师资不足数据”,所以导致一些学校没有足够的师资,却没被教育部发觉,有关的计算和分配方式应该要纠正过来,以便可彻底解决师资短缺问题。

“同时师训应让教师们主修2样科目,例如,他们能在大学修读华文课程时也修读国文课程,以便在正式执教时能够多教一种科目。然后在真正执教时,让州教育局自行分配教师人数。”
他也透露,他将会在每2至3个月期间,和各州属的教育局和学校的督学和主管一同商讨校内的问题,了解学校的情况,也会在开学前2星期召见各州督学和教育部主管,确保有足够的师资,不会有师资不足的问题。
他也指出,随着社会不断的发展,小学和中学的教师有必要提升他们的程度,让他们不断进修,提升至大专程度。同时教育部也会和中国教育局配合,在今年11月安排部份的华小教师和国中的教师前往中国几所著名大学接受培训,从中提升教师们的水平。
针对有消息指出,中学华文教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调派到国中或是技术课程执教,以出现大材小用的情况出现。魏家祥给予的回应是,“目前还没收到类似的投诉信件,但若真有此事,他会严厉调查这问题。”

他表示,有些教师也不是真的如消息所指被无故调派,而是他们因不想有太大的压力,而自行向教育部申请调派到国中执教或是自动申请当辅导老师。
他今日出席“全国华校及华文科督学会议”后向媒体透露,在2天1夜的会议中,他和华文科督学以及州教育局助理局长探讨了数项课题,包括临教和师资短缺问题、华校迁校和建校课题以及华文科的活动如全国华文创作比赛、全国中小学诗歌比赛、书法比赛等活动都会陆续举办。


参与学校集会 须向教部申请

针对有关董总指学校举行集会时,邀请开幕人必须获得州教育局长“批准指示”的谈话,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表示,这是教育部一直存在的指示,只是在之前没有严厉执行。
他指出,教育部一直以来都有这项指示,这是因为要避免被邀请的嘉宾们能够受到公平的对待,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议,无论是在朝还是在野党的嘉宾都必须向教育局申请或是知会。
被问及是否是因为在今届大选中,政局出现变天的现象而借此指示制造敏感课题,魏家祥否认有关说法。

他不认为在这期间才严厉执行这项指示是针对反对党,而教育部也没有禁止反对党成员成为校园活动嘉宾的意思。
他表示,若校方邀请了2位嘉宾,那就要看学校的安排妥不妥当,以避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他说,其实申请程序很简单,只需向该州的教育局长提出申请,一切的批准权交由该州教育局长决定。
董总早前在一篇文告中指出,教育部发出指示给学校,凡学校举行集会所邀请之开幕人必须获得州教育局长的批准。只有教育部长、副教育部长、教育部总监以及州属教育局或高级官员或他们的代表,才有资格主持学校的节目,就连邀请州务大臣或首席部长也必须获得教育局长的批准。

临教薪金从执教日算起

(吉隆坡2日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今日表示,临教的薪金将从执教日期开始算起,并非从聘请书的聘请日期的薪水算起。
他解释,全国首批前往学校执教的华小临教有2196位,而第2批华小临教则有大约800位,总共有超过3000位临教在华小执教,而2196位首批前往执教的临教,实际上在今年1月3日已被分发到各地华小执教,但他们的聘请书却在1月16日才领取,导致他们只能领取半个月的薪水。
他说,还有半个月的薪水是从该校的家教协会所发出给临教的,这种做法对家教协会而言有欠公平,因为临教的薪金已经在教育部,所以他已跟联邦直辖区的教育局官员和各级主管商谈此事,将首批临教(2196位)的薪水重新纠正过来,并且将学校家教协会已缴交的那笔薪金,退还给他们。
他举例,今年的学校开课日是在1月3日,所以临教们是在还没领取聘请书的情况下,到该间华小执教,他们在1月16日才领取聘请书,所以导致他们的薪金是从1月16日开始算起,并不是从1月3日的执教日开始算起。
他认为在处理聘请书的程序时不应有怠慢或是行政上出现了问题,导致临教只领取部份薪金,同时也不应该让学校的家教协会承担临教的薪金。
他说,联邦直辖区的临教薪金问题最为严重,所以这项措施将从联邦直辖区的华小开始执行,其他州属将会陆续参考和执行这项措施。

Edited from Kwang Wah E newspaper(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 凌晨十二时一分)

5 comments:

Lee Yee Seng said...

Dear YB,
Good work YB! My daughters will not suffer in combine classes anymore! I hope this day will arrive very soon! We need more teachers in small scale school as long the number of teachers allocated justify with the no of students(according to the guideline).
Apparently this is not the problem in SRCK(C) Ladang Hill Side, and not localize in N.S, but nationwide issue!
Best rgds,
Lee Yee Seng.

blur yunn>. said...

尊敬的副教育部长先生:
我所居住的地区[县]非常缺乏有经验[资格]的国中华文老师。我们这一区的国中生都非常热忱于这个华文科目,可以说是每一位华人国中生都有报考华文。由于缺乏有经验[资格]的国中华文老师,我们无法非常好地掌握这一科科目以及更了解中华文化的精髓。希望您能解决这个问题以及解释这个问题发生的原因。谢谢!

YEAP said...

尊贵的副教长:
您好,我是一位刚从师训毕业(DPLI)的合格中学华文老师,由于我本身面对健康问题的困扰所以在无可奈何下我第放弃了我第一次的POSTING。
我本身也亲自携带我的医生报告往布城的教育局询问有关部门是否可以派我回我的家乡槟城服务或其他靠近我州属的地方服务以方便我就医我的病(淋疤水瘤)。可是,每次我都是吃闭门羹,每次都不得要领!
即使我已被否决了,我并没有放弃当初我踏入杏坛的决心。我现在在一所中学当临教,当华文老师。很幸运的,我现在这个校长很同情我的遭遇,他知道我必须每个月去复,他的学校又缺中学华文教师所以就聘请我当临教。
尊贵的副教育部长,
我希望可以真正的成为一名老师,希望您可以帮帮我!我真的很希望为华社出一份力,教育我们的下一带!
谢谢您!

Chooi Tieng said...

尊贵的副教长,您好!其实我是一名在前阵子被派到砂崂越州执教但因为家里有孩子而无法成行的准教师。我有到过教育局向有关部门查询,Encik Razali 说是有人误置我的资料而导致他们以为我单身才这样处理我的个案的。当时我求也求过了,他们没有人愿意更正,重新遣派,我只好就这样被荒废了近半年。我曾经向州教育局的官员提起我的个案,他们告诉我类似我的个案的有很多,我也相信,因为当时我们全班有十三个中学中文组的,其中包括我共八个被派到砂州执教,而其实教的科目又并非中文,半岛不缺中学华文老师吗?
我们有心教学,可却苦于英雄无用武之地,我真的希望魏副部长能替我们这些被荒废的师资花一点时间,好吗?

szeszelow said...

尊贵的副教长:
您好。
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想请求您的协助。我曾经是拉曼学院学生,毕业于2003年。出来社会工作不久,我就投身于教育界。当时申请师训那年(2004),我已向JABATAN PERKHIDMATAN AWAM 申请Surat Pengiktirafan 来肯定我的拉曼文凭。最后我终于成功地进入师训。

我在2006年毕业于MAKTAB PERGURUAN RAJA MELEWAH, SEREMBAN,毕业后我就在一间华小服务(SJK(C ) CHOONG WEN, BATU 4 ¼, JLN KLANG LAMA, 52800 K.L.)。我毕业后就等待着SURUHANJAYA PERKHIDMATAN AWAM 的panggilan untuk temuduga。 可悲的是当我要上网e-permohonan 输入我的个人资料时,我发现这是2004年的旧资料。当时我致电给相关的部门我想更新我的资料,她就叫我先致电给JPA再一次肯定我的拉曼文凭。很不幸的,他们告诉我:拉曼学院没有注册在LAN的条律下。我觉得很震惊,我马上到政府部门去问个明白。我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的:拉曼学院没有注册在LAN的条律下,外国文凭不受承认。我问他们为何当初我可以申请到Surat Pengiktirafan,如今又不能了?他们给我的答案是:弄错了!只是给Degree of science (Science)不是Degree of science (Biology & Chemistry)。我问他们有什么分别呢?他们告诉我,之前的职权人已经换了。所以就这样吗?… …

我再问他们我应该怎样做?不只是我一人,还有我的同事,还有同时和我一起进入师训的同学,我们三人(我所认识的)都是拉曼学院生。我们的命运是相同的!他们说唯有等待上层的决定于命令了。我是不是都会指点给该部门,可惜都没有结果。和我一起进入师训的同事已经起薪一进过关了。反而我们还在排徊在政府部门的门外。

最近的消息是:上层已经把这问题带到会议桌上了,他们要到拉曼学院一趟。我把这消息告诉我校的秘书,她说你如果再不弄好一切的话,你将可能失去去年于今年的薪金(如果政府政策已在改新的话)。能做的我都尽量去做了,请问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

事不相瞒,我们已经“奋斗”了三个年头了。最近我们也向NUTP投诉了,结果还是一样。我们也曾经寄托您的助理黄文总先生帮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心中只有期待在期待。我们心中永远存在着这个烦恼,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敬请您 -为民、为社会、国家效劳的领袖- 帮一帮我们吧!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