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5, 2007

大馬政壇書劍恩仇錄


今年8月18日,馬青常年代表大會開幕禮上,馬青總團長廖中萊率領全體中委高舉憲法,以提醒國民應尊重憲政精神,凡事都應該以憲法為依歸。不少華文報章都評論這是一個更文明的方式,來回應巫青舉劍的動作!

過去兩年,巫青團長希山慕丁皆在代表大會上高舉馬來短劍,幾天前,希山重申在即將來臨的巫青代表大會,會持續高舉馬來短劍,以便非馬來社會能夠習以為常。 言下之意,巫青團長也希望“舉劍”行動不再成為敏感課題,但在種族關系仍未達水乳交融境界的大馬多元社會裡,這又談何容易?

在眾多場合裡,很多馬來領袖嘗試解釋馬來短劍只是一種權利的象征,例如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在宣布國家獨立時也曾親吻馬來短劍,逾10任的最高元首登基時,也 會有“吻劍”儀式,甚至巫統黨旗上也有一把馬來短劍,所以巫統巫青領袖一直認為舉起馬來短劍並不敏感,還勸告非馬來人勿太執領導親吻“短劍”的畫面。

然而,每每巫青團長在大會上舉劍,華人心裡總是感到很不舒服,畢竟這是一個種族性政黨青年團的大會,舉劍行動加上一小撮代表在辯論時發出種族極端的言論, 很容易令人聯想到“血腥”的悲劇。所以在黨團大會揮刀舞劍,必會引起爭議,政治本來就是綜合眾人認知及觀點的玩意,我相信揮刀舞劍者的出發點不是主張以武 力來爭取族群權益,但誰又能確保公眾持有相同的看法呢?

巫青舉劍和馬青舉書(一部憲法)可說相映成輝,在大馬政壇上演“書劍恩仇錄”,對局外人而言,情節肯定精彩無比。不過在激情過後,馬青巫青又必須攜手合作,全力備戰,以保住國陣江山,這的確是關係微妙!

我必須承認,在民主社會裡,各自黨團都有權利選擇代表大會要舉行怎樣的象徵儀式,包括舉書或舉劍。不過其實質意義及整體效果,則是不容忽略的環節。在一個 多元種族的國度裡,各族人民對某個象征儀式後的反應,以及它是否被錯誤解讀,是值得有關領袖去探討其根源及衡量得失,到底是缺乏文化認知還是有其他原因造 成舉劍動作分外敏感?

翻看歷史,每年巫青代表大會就是華社提心吊膽的時刻,巫青代表言論激烈甚至是極端,都是華社預料中的事。也因如此,當巫青團長高舉短劍時,不安的心理自然表露出來,只要一部份巫青代表高喊要好好利用短劍,或質問巫青領袖何時用劍時,華商肯定感到恐懼!

無論大選是否逼近,巫青代表在開會時都應以國家利益為重,在尊重憲法的大前提下議論國事,不迴避全球化的挑戰,別一昧主張增加股權和多得財富,反而少用權謀,多做建設,這樣種族之間的關系將獲得升華,國家才會前進!

倘若巫青繼續選擇這種扮演壓力集團的論政角色,馬青和其他國陣青年團領袖不會視若無睹,而在野黨更不可能會放過巫青領袖,屆時只有“親者痛,仇者快”,最後巫青領袖還需忙於消毒,窮于解釋,何必呢?

2 comments:

bagan said...

MCA in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user/iMalaysian

bagan said...

MCA in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user/iMalays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