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 2008

魏家祥周美芬鏗鏘2人行‧性別政治課題引激辯(上)


他是來自火星的魏家祥;她是來自金星的拿汀巴都周美芬。

這兩名被視為馬青總團及馬華婦女組未來接班人的領袖,首次一起受邀到星洲日報現身說話,從男性女性角度辯論性別政治、暢談馬華黨選,展開鏗鏘男女。

她說,馬青的團員有晉升圖,競選層面比婦女黨員廣,更容易打入馬華母體;他立即反駁,馬青最的怨氣是,婦女組10年前就有一個中央代表,但許多區團團長甚至馬青中委還不是馬華中央代表……。

就這樣,兩人在一時半的訪談中雄辯滔滔,你一言,我一句,火星金星對對碰。

協商名單=假民主?

問:馬青和婦女組推出協調名單是不是“假民主”?

具潛質領袖可自由參選
魏:沒有所謂的假民主,我之前已說過馬青有許多有潛質的領袖,他們可以自由參選。13州團長進行協商,不是從魏家祥時代開始
各州都希望推薦適合人選到總團
服務,大州的曝光率比小州高,小州也希望可以通過協調,推薦人選到總團。我歡迎對手與我一起競選,一起拉票,這與所謂的菜單或派系是兩回事。
我主張各州團長考量各州的情況,以
容心召回有潛質的人才,包括推荐在州選舉中落選的人競選總團職位。

這沒有所謂的排他,也沒有說在州選舉中勝出,就是勝者為王。
協商名單不是萬靈藥,不是說除了2
5人以外,其他人不能進來,那是開放給所有總團代表。菜單只是參考,最終由1178名代表決定,就如蔡金星於上屆黨選是破單者。
有一個推薦名單較好
周:婦女組有2116名中央代表,並擁有競選的權力。協調團隊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各州主席過去的經驗及表現推荐適合人選,所以,與其說是照單收的名單,不如說是負責任的領導層為求黨發展而做出的推薦。
可能有漏網之魚,但我們沒有阻止他們競選或投選。
有一個推薦名單總比沒有好,因為中央代表未必有機會去接觸所有的代表。

問:馬華母體沒有推出陣容名單,以州屬考量名單人選似乎和選賢與能的理念不符。

催生健康競選文化
魏:對小州而言,沒有獲得特別推薦,競選就相當吃力。政治不是局限在某個州屬平衡發展,否則馬華就會變成一個區域性的政黨。
馬青根據傳統協商的同時,也必須催生健康競選文化。我歡迎自由參選,不戰而勝的團隊未必是最好的,可能也意味著代表根本不在乎誰是領導層。

允一個州屬獲2職位

周:我算是最年輕的州主席,婦女組與馬青不一樣,不能以年齡來看。馬青副總團長不一定是州主席,而婦女組在協商中央職位上,還是以州主席為主。
這一次,婦女組在排陣上做出突破,過去不太可能一個州屬獲得兩個職位,但這次我們允許這樣的情況,除了考慮州主席及資歷之外,也以個人的能力與才華為考量。
婦女組與馬青不一樣,馬青受到45歲年齡的限制,婦女組則是從加入到入土為安,所以平均年齡會比馬青來得大。

馬青+年輕女性=青年團?

問:馬青、婦女組可以突破這困境,仿效中國共青團般不男女?
魏:我們必須跳出“男女有別”舊思維的框框,應以黨利益為重。不管他們加入馬青或婦女組,最重要是吸引他們加入我們的政黨。
馬青應回到創團時的精神面貌,不分男女。誰是政治籌碼、黨員情歸何處是次要的問題。
若婦女組認為女性應自動成為婦女組黨員,我也不反對。但在她成為婦女組黨員同時,她應該附屬馬青,男女應該一同搞活動,一同成長。


周:我同意他的看法。其實,雙方可以一起辦許多活動,只是我們過去把許多事情刻板印象化。許多男性過去參與女青年的活動,我們也嘗試聯手推動活動,但面對一些問題,如女青年是18歲以上一群,而陽光青年則是16歲以下的一群。

給年輕人一個方便法門

魏:讓我們給年輕人一個方便法門,選擇馬青也好,婦女組也好,方便他們入黨,而不是馬青和婦女組要求對方不去碰各自的那一塊。
我們不是設立一個單位,是談全方位的方案。追溯1955年創團的宗旨,男女當時一起辦活動,比較平衡,吸引力較大。


問:你們認同馬華內只有一個中央組織和青年組織?
魏:只要他們在45歲、40歲或35歲以下,一旦入黨,就自動成為馬青、婦女組的黨員,他們可以參與兩邊的活動。

婦女組可能擔心會影響她們的代表性,但馬青不以這種政治考量來看問題。長
而言,促成“男女無別”的現象能形成很好的互動。
我們
現在要把兩方面拉在一起,否則就會固步自封。婦女組當然有其存在價值,但她們的年齡層須根據時代所需做出改變。

未是解散婦女組時刻
周:我曾在10年前撰寫“解散婦女組”的文章中提到,成立婦女組的終極目標是希望通過這個平台提昇競力,讓女性與男性平起平坐競爭。若這一天到了,就應該解散婦女組,不過顯然目前不是解散婦女組的時刻。
我個人理想是(馬華內只有一個母體及青年組織),未來的組織應該這樣的。
若這次真的出現一名女性副總會長,將能推動女性與男性一起競爭的進程。我們可以討論以甚麼方式吸引男女年輕人入黨及合作層面。我不擔心與馬青合作,沒有所謂的強弱,我對婦女組有信心!

須做好整合資源準備
魏:馬青及婦女組必須做好整合資源準備,馬青不是在爭取“人數”。
我正面評價婦女組的存在價值,但若
繼續以同樣方式吸引年齡介於18歲至80歲的一群,對逾20歲的年輕人就缺乏吸引力了。

問:若中選後,你們會否朝著目標前進包括整合資源,或以甚麼方式整合資源?

周:我不抗拒與馬青合作,讓更多年輕人入黨。
我們需要一個平台來保護自己,包括固打制。若你沒看清楚固打制的用意,那麼固打只是在限制你,並非協助你。
30%固打是目前的目標,也是帶動改變,未來可能是50%、80%及20%。若男性會瞭解女性,男性制定所有政策會考慮性別需求,未來的女性應讓男人更體貼女人,讓男人從性別角度關懷兩性不同的需求。

男性政治vs女性政治

魏:馬青和婦女組不同,我們13州團長都是新人。在推薦名單中,幾乎所有州團長都不願出任總團高職,除了馬漢順是霹靂州僅剩的州議員,需要總團平台之外,其他州團長都沒有在總團出任高職。州團長認為,這是讓更多人有機會在總團發揮長處。

周:馬青州團長未必放眼中央職位,因為他們有本身的晉升圖,對州團長而言,除了區團團長之外,最重要是區會主席職……。

魏:這是沒有邏輯性的看法,這不是所謂的性別問題,也有女性坐上區會主席……。
非要啟動性別辯論


周:我不是要跟你啟動性別辯論,而是針對所謂的傳統思維。

魏:馬青45歲便要下,反而是婦女組不用下車。

周:你看回馬青的歷史,從馬青總團長、署理、總秘書到馬華的人數,反觀婦女組到馬華的人數……

魏:你這樣說,那我也有話說。之前除了廖中萊之外,若不是拿督傅潤添逝世留下空缺,王乃志也不可能成為馬華中委,而你們婦女組的中委卻已經是馬華中委。

周:對,婦女有婦女組作為平台進入馬華,可是,現在的情況是,馬青團員離開馬青後,進入團體的機會比我們,但競爭面卻比我們大,比起女性更容易進入馬華。
馬青困境比婦女組大

魏:很多馬青區團團長在敗選後,從此銷聲匿跡。今日週日,928日)馬青最大的怨氣是,婦女組在十多年前,就已有一個中央代表,但到了週日很多區團團長,甚至是馬青中委都還不是馬華中央代表。論困境,我們的困境不是比婦女組更大?

周:保留固打未必是好事,女性在區會的中央代表可以是超過一位,但有了固打之後,如果大家的思維沒有改變,一些區會反而認為既然已保留一位代表給女性,就應把機會讓給其他人,這反而導致婦女組在馬華中央代表人數無法擴大。
若以年齡來區分,馬華中央代表45歲以下的馬青同志,遠遠超過女同志。魏家祥卻以馬青執委的馬華中央代表人數來看問題。

保護網不應成晉升局限
在馬華,真正掌權的是區會主席,進入中央的都是區會領導層,婦女組必須做的是,改變舊有的思維,鼓勵更多女性躋身馬華平台,而不是一定要在婦女組。
婦女組的成立不是為了限制女性,而是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提供女性一個保護網,因此保護網不應該成為女性晉升的局限,女性不應該抱有只能在婦女組,不能在馬華的觀念。
整個黨的組織架構圖也不應是從上而下,它應該是一個大圓圈,馬華包含婦女組和馬青,女國會議員,也是馬華黨員,而不應被視為是婦女組占據一個位子。這等於說,馬華是男人的,我們不可以用零和觀點來看待馬華政治。

馬青要一個保留額
魏:我認同周美芬所講的上半部,下半部我無法茍同。你說的可能是一些地方政治及個人領袖的觀點,我在馬青也會面對“你還年輕可以在等”的問題,我們說男女平等,馬青從來沒有妒忌婦女組,但馬青要必須要有一個象徵意義的保留額。
我們不是看數目,我本身是從區會秘書再到回馬青,我不會去爭辯馬華一定要有多少馬青團員,但象徵意義的一個中央代表保留額是必須要有的。


周:這說明瞭馬青有馬青的困境,婦女組有婦女組的困境,我們有許多自己的小圈圈,又有大圈圈,問題在於平衡。

星洲日報‧2008.09.28

1 comment:

马华峇眼区会 said...

文章修整过吧!很难读,全都挤在一起的。段落方面在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