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07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民青团副团长巴兰佐迪在发表以《从生到死受歧视》为题的文告,引起轩然大波!他公开指责巫统及巫青团领袖时常发表种族性言论,并挑起敏感课题,甚至把其他国阵成员党当成“沙包”,作为争取本身族群支持的垫脚石!

身为民青团资深领袖的巴兰,竟然还使了一招“回马枪”,斥国阵是非法大集会的始作俑者,更责怪巫青团曾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举行大集会,他更进一步指出印度人是为了发泄心中不满,而走上街头,以抗议长期被打压及边沿化。

此言一出,巫青团领袖由上至下都咽不下这口气,强烈反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更率先炮轰民政党,以国阵大家长的架势,声称若民政党不对付巴兰,巫统就要和民政党断绝关系,岂料这句话又起涟漪!

巫青团长自称只是发表“断交声明”,却被民政党人形容为“带有恐吓口吻的叫嚣,到底是不是“讲者无心,听者有意”,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向来文质彬彬的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也毫不客气直指希山非巫统及国阵主席,故还不具资格提出断交声明,看来许子根真的有点生气了!

说希山越俎代庖也好,发挥巫青团长“马来英勇本色”也罢,总之后者非要民政党清理门户不可,如果民政党没有依据巫青团的方式来处置巴兰,如何找个下台阶呢?但若民政党“照单全收”,那么党格与自主权将尽失,届时又如何向基层交待,这就考验许子根的政治智慧了!

巴兰事件已演变成执政党内成员党与另一个成员党之间的角力战,任何断交的决定必牵涉中央或州内阁改组,非同小可也!来届大选近在眉睫,国阵高层必须谨慎及迅速处理内讧,否则将越演越烈,出现“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最终两党都是输家。本是同根生

另一方面,是国大党青年团团长威尼斯瓦仁,连同向来关系不佳的人民进步党及印度人前进阵线青年团团长,召开记者会宣布成立探讨印裔问题委员会,而刻意排挤民青团,更甚的是印基政党竟然炮轰及质问民政党这些年来到底为本邦印裔做过些什么?

此举犹如掴民政领袖一巴,国阵盟友同室操戈,多年来标榜多元种族路线的民政党被指“有忽略印裔”之嫌,不知心中感受如何?威尼斯瓦仁还劝告马袖强好好管教下属,简直严重“越界”了!

无怪乎有句马来谚语道:“最忌被窝里的敌人”,言下之意枕边人在背后插刀,那里可能会不痛呢?我不禁感叹“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原本同一阵线矛头向外(即反对党),现在却在针锋相对,一时间大马政坛敌友难分,民众看了更是眼花缭乱!

我认为从巴兰事件给予各方一个重要的启示,国阵各级组织必须定期举行会议,让各成员党发表及传达心声。假如交流不够频密,必会出现不协调或通过媒体放话的局面,一来一往,反正相骂无好言!如果通过内部会议,各造可以坦诚布公发表心声,大家相互尊重,抛开个别政党议程,以国家利益出发,兼顾国内各族感受,这样才能加强彼此间的合作与联系。

无论如何,成员党必须坚持底线,即须保住党的尊严,就算属下党员已犯错,他人绝不可介入或干预判决,各自成员党领袖可继续享有对某些课题的发言权,但是任何指控必须有真凭实据,据理力争,更要对本身的言论负全责,若成员党之间出现纷争,各造无需意气用事,任何情绪上发泄都无济于事,马来谚语有云:千万不要为了大声呼喊,而将整个村庄典当掉 Jangan menang sorak, kampung tergadai)!

从这事件中,国阵青年团高层务必制定一套行为守则及规范,任何成员党青年团领袖若发表“极端”言论将被视为违规,受到严厉对付,无论来自那一个成员党,有关人士都应受相同的纪律处分,一视同仁,千万不能以政党的规模来鉴定刑罚的轻重!

2 comments:

wen yin said...

It seems unfair to take any action to anyone as long as Khaili did not get any punishment from his behaviour on 2004.

Eric said...

YB,我有个问题,关于华教的.马华不是执政党吗?不是和巫统有如兄弟般的关系吗?为何马华还要通过内部争取才能建华小?为和在报章上看到的总是马华说会极力为华社争取建新的华小,而不是说马华会考虑适合的地点再为华社建新的华小呢?谢谢.